• <bdo id="9uszqf"></bdo><optgroup id="9uszqf"></optgroup><u id="9uszqf"></u><optgroup id="9uszqf"></optgroup><i id="9uszqf"></i>
        • <u id="62dgdr"></u><code id="62dgdr"></code><del id="62dgdr"></del>
          <style id="ajp81e"></style><del id="ajp81e"></del><thead id="ajp81e"></thead><legend id="ajp81e"></legend>
        • <option id="ajp81e"><del id="ajp81e"></del><optgroup id="ajp81e"></optgroup><dl id="ajp81e"></dl></option><abbr id="ajp81e"><noscript id="ajp81e"></noscript><em id="ajp81e"></em><acronym id="ajp81e"></acronym></abbr>
            1.  政府+市場,3700個益農信息社打通服務“最後一公裏”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5-06-08 09:31:11

                打通信息進村 “最後一公裏”,讓農民享受均等公共服務

                “有了益農信息社,咱農民也能像城裏人一樣在家門口收貨了。”拿著剛送到家的一桶豆油,河南浚縣農民李景祿感慨地說。“年前村裏開起這家益農社,既能代繳手機費,也能在網上買農資和日用品,人來人往挺熱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李景祿口中的益農信息社,店面不大,30平方米左右,最引人注目的是展台上擺放的手機終端,以及電話、電腦等産品,牆上還挂著標有“電信區、金融區、京東(網購)區、手機應用下載區”字樣的展板。

                40歲的益農社信息員郭中華說:“這裏能幫村民做各種網上服務,還可以當個物流中心站,村民網購的東西可以先送到我這裏,我再幫著分發。讓村民大事不出村,小事不出戶。”這麽一個小小的“村級信息服務站”,短短半年,幫周邊村民繳費3萬多元,在網上代購小麥種子1萬余斤,化肥30余噸。益農社的月營業額增加到3萬多元,郭中華的幹勁兒越來越足。

                益農信息社是農業部信息進村入戶試點的載體。2014年,農業部在北京、遼甯、吉林、河南等10個試點省市的22個試點縣建成一批村級信息服務站,推動各類農業公益服務、便民服務和電子商務資源接入村級站,並初步形成可持續運營機制。截至目前,全國已有3700個村建起益農信息社。

                據介紹,益農信息社主要提供四種服務:一是農業公益服務。如12316遠程專家診療動植物疫病、政策技術市場信息咨詢類服務全部向農民免費提供。二是便民服務。開展水電氣、通信、金融、保險、票務、醫療挂號、法律咨詢等服務。三是電子商務。開展農産品、農資及生活用品電子商務,提供農村物流代辦等服務。四是培訓體驗服務。開展農業新技術、新品種、新産品培訓,提供信息技術和産品體驗。農業部市場與經濟信息司司長張合成說:“希望通過信息進村入戶工程解決服務‘最後一公裏’,讓農民不出村就能享受到快捷服務,通過互聯網讓農民享受城鄉均等化的公共服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信息進村入戶,推動互聯網的創新成果與農業生産、經營、管理、服務深度融合,對于轉變農業發展方式、創新農業行政管理方式具有重要意義。”農業部副部長陳曉華表示,最終將把全國60萬個行政村連成一張大網,形成農業大數據,提高政府的決策能力和水平,向農戶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精准推送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信息精准到戶,服務方便到村,探索可持續機制

                建設益農信息社誰拿錢?誰運營?能否可持續?

                張合成說:“信息進村入戶成功的關鍵,是統籌農業公益服務和農村社會化服務兩類資源,構建起‘政府、服務商、運營商’三位一體的推進機制,實現信息精准到戶、服務方便到村,探索建立政府‘修路’、企業‘跑車’、農民‘取貨’的可持續發展機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從去年開始,阿裏、京東等電商分別實施“千縣萬村”“渠道下沉”戰略。不少企業都把農村看做“藍海”,願意借助農業部信息進村入戶這個平台開拓農村市場。通過益農信息社進村、鼓勵電商企業服務站下沉,各地著力探索農村信息化的可行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河南省信息進村入戶試點的運營商、農信通集團董事長李勇介紹了“修路、跑車、取貨”的運營模式:政府部門負責公益資源整合,提供公益服務,協調建好信息高速公路;運營商負責村級信息站的建設和具體運營;服務商,包括電信運營商、平台電商、金融服務商等,負責提供各類商業服務和通道,通過擴大市場規模獲得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做過測算,如果電信運營商在農村或鄉鎮布點,單店需要投資10萬元。我們依托現有資源或渠道,尋找可合作的農資店、超市等,平均花費只在1萬—1.5萬元,投入成本並不大。”李勇說,平台搭起來後,有意于開拓農村市場的電信運營商、平台電商等都願意和益農社合作,並根據銷售額支付一定比例的返點。“這樣一來,不靠政府投入,企業開拓了市場,農民得到實惠,多方共贏,這個事情就好做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數字鴻溝”仍然巨大,七成以上農民沒有使用互聯網

                益農信息社在試點建設過程中,也遇到了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  各地區發展不均衡。目前,我國城鄉之間還存在較大的“數字鴻溝”,全國農村仍有5萬多個行政村沒有通寬帶,擁有計算機的農村家庭不足30%,七成以上的農民沒有利用互聯網;去年農産品電商經營額超1000億元,占農産品銷售總額的3%左右,比社會消費品網絡零售額占比低約7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資金層面,政府的投入也比較重要。”河南省農業廳市場信息處處長薛紅說,河南的試點過程中,農業部提供了300萬元的引導資金,省、市、縣也爭取了554萬元資金支持。但由于村級信息服務站數量衆多,在門頭制作與安裝、系統開發、日常運維等方面投入較大,還存在較大的資金缺口。比如在三門峽陝縣制作和安裝一個門頭需要投入平均近4000元。“建議財政加大對信息進村入戶扶持的力度,對信息社前期建設給予一定補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資源的整合、共享也是難題。從目前已建成的村級信息服務站運營情況來看,金融、電力、醫療、村務公開、政務公開等服務涉及多個部門,資源協調整合比較困難。“進駐村級信息服務站的部門和企業數量與設想中的還差不少,村級信息服務站開展的服務內容也不夠豐富,業務交易量還相對較低。”張合成說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持續發展的商業化機制初步建立,但運營監管體系還不健全。“在試點之初,農業部就提出要積極探索‘羊毛出在牛身上’的利益置換機制,現在這個機制已經見到雛形,但還有不少制度需要探索,比如信息員的管理和獎懲機制就亟待完善,需要通過前期培訓、信息化管理、後期監管等多方面努力。”李勇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